徐雅雯没想到自己会被卷进来,当时就愣住了,随即脸沉下来:“林海,不要开玩笑!”

    “行了,不逗你们了。.258wx.cc安全第一,我呢确实没有多大的能力,但是在我能力范围以内,我看到这些事情,那就不会坐视不管。”

    “走吧,时间不早,先把你们送回去,我也要回去了。”

    林海说着,直接走到了徐雅雯跟前,伸手就要继续去拉徐雅雯,因为他没忘记徐雅雯的脚还扭着。

    徐雅雯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一瞬间本能地有些心虚地望了下宋雨婷,随即板着脸说道:“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背你啊,你的脚能走吗?”林海一脸无辜地问着。

    宋雨婷震惊地看着他们俩,不等她开口,徐雅雯连忙说着:“谁要你背?你还真是,对每个女孩子都好,谁都是你妹妹是吧?”

    说着,赌气地甩开林海伸过来的那只手,随即扶着宋雨婷,艰难地走着。

    林海莫名其妙的:“刚才不好好的?我一路背过来也没见这么嫌弃我啊,这还得走过去到车上了,还没卸磨就开始杀驴?女人翻脸也太快了吧。”

    没办法,他只能郁闷地自己走着,特别是宋雨婷也是个小个子,扶着徐雅雯很是吃力,走的特别的慢,林海那个心急,简直恨不得把两个人扛起来走,但是以接触到徐雅雯那冷的能杀人的目光,他就还是乖乖地继续跟在后面用蜗牛一样的速度走着。

    等好不容易走回到马路边上,林海停车的地方,林海对她们俩说着:“稍微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反正停车场这边有监控有保安,还算安全,而林海估计那个要对付徐雅雯的人也并没有多大的胆子,否则也不至于说费劲心思搞那些把戏,自己下手不就行了,所以他放心地把姐妹俩放在这边他自己离开了。

    没过多大一会,林海提着一个袋子回来了,递给徐雅雯说着:“这里头是红花油、活络膏、止痛药还有纱布酒精创可贴,我也不知道你们那边有什么药,就把平时能用到的都买了一些,反正放着在那里备着没有坏处。”

    “你这个脚扭得有点严重,你回去拿药酒跟红花油这些的,按照说明书自己按摩一下,明天能休息的话最好是休息不要出去了,好好养一下,或者如果还是肿痛就去医院看一下,可千万不能搞严重了,万一变成个跛子可不好看。”

    徐雅雯惊讶地看着他,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细心,原来刚才离开是特地给她买药去了,那一下子她心里涌上来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但是宋雨婷在身边,她也只能淡淡地说一句:“谢谢你。”

    林海也非常干脆地说着:“不用谢,这是收据,一共是一百二十五块钱,你有现金吗?零钱就不用给了,给我一百二十就行了。”

    徐雅雯还没感动完呢,一听他这么说,简直一口气没提上来要晕过去了,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煞风景的人,不过,林海说的理直气壮,而且这要求也完全合情合理,毕竟是帮她买药,找她报销也的确是应该的。

    宋雨婷在旁边也是嘟着嘴,非常不高兴地自己掏出钱包,抽了两张粉红色的票子递过去:“不用找了,剩下是给你的辛苦费,算是感谢你。”

    其实宋雨婷平时非常在意林海的感受,只不过今天晚上她自己的感受已经糟糕透了,只想对着这个罪魁祸首狠狠地发泄出来。

    “别啊。”林海赶紧从自己裤兜里掏出一堆钱,数了半天数出来七十五块:“怎么办,真是零钱不够,要么我手机转账给你?”

    徐雅雯已经是彻底无语了,“行了行了,别计较这些了,赶紧走吧。”

    林海开着车,姐妹两个坐在后面,显然宋雨婷还是满肚子的不开心,这个估计要她笑话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而徐雅雯也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随即徐雅雯忽然间问着林海:“林海,你是做安保的,知道哪里有靠谱的保镖吗,要胆大心细身手好,特别厉害的那种,价钱无所谓,只要能够达到我的要求就行。”

    看来,危险面前,徐雅雯也放弃了自己以前那些的想法,毕竟安全第一。

    林海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你这说的不就是我吗?而且我这还是超标准了,我这脸这外形,起码你找不到第二个了吧?”

    宋雨婷嘟着嘴没有说话,而徐雅雯则是很严肃地说着:“对,没错,我最优先的考虑也是你,但是很明显你不同意,包括我让你短期帮忙你都不同意,那现在这份工作找你肯定也是没用。”

    “如果你能来,那是最好,条件你尽管开,只要不是太离谱,我给你的绝对比别人的高。”徐雅雯说着,“当然,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也不勉强,只是如果你有这方面认识的,那就麻烦帮我介绍一下。”

    “我倒是很想谈下你这个业务。”林海无奈地笑着说道:“但是你这时机也真的是太不凑巧了,我们公司你也应该有所了解吧?以前最辉煌的时候,安保业务也是整个东海乃至全国顶尖的,包括高端的私人保镖这一块,但是现在已经是好汉不提当年勇,收缩到只剩下普通的安保业务了。”

    “目前来说,我们公司的人员素质已经训练的还行,比普通的安保公司要强很多,但是符合说私人保镖这个标准的,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你要说准备找一个安保小组,日常维护你的安全和隐私,那还是可以做到的,但是你要的这个标准的保镖,我这边目前除了我以外,确实没有。”

    “但是我自己这边,因为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不可能去接这个保镖的活。与钱无关,主要是我确实抽不开身,因为对我来说,这份工作十分的重要。”

    林海想了想说道:“我也不可能说让你在现在这个节骨眼,去等我把这个高端保镖的业务做起来,毕竟要招募人手要训练要进行一系列的安排,需要相当的一段时间,而你现在的安全是迫在眉睫,所以我建议是,不差钱的话,找其他的顶尖的安保公司,先用他们的保镖。”

    徐雅雯开的条件都很诱人,可惜的是高端保镖从招募开始就需要花很大的时间和精力,还有最主要的,这培养起来更是需要大笔的资金,而安保公司现在穷的,根本开不起。

    “不过呢,等我以后开展起来了,如果你还有这方面的需求,到时候可以做个对比,重新选择。到时候我一定是热烈的欢迎。”林海笑着说道。

    徐雅雯咬着嘴唇,有些不甘心地说着:“既然你们公司打算重新开展这个高端保镖业务,那就从你开始难道不行?你这个素质,完全可以做保镖啊,然后正好先把这个业务做一个前期的铺垫,慢慢展开啊。在那个比你到时候再费劲去拉客户资源好得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