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5章 古怪的少女

    “先……先生……”

    “大……大人……”

    抬头仰望着林君河,普拉卡此时脸上挤出的,是比哭还要难看的笑。.kingho.

    他自认是一个很有眼力劲的人。

    做这种事情,他很有经验,并且从未失过手。

    但,万万没想到。

    这仅仅一次的手,就让他陷入了在劫难逃的境地。

    “求……求你,饶我一命……求你……”

    痛哭流涕,普拉卡苦苦哀求。

    而林君河的神色,则是完全不为所动。

    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林君河淡淡开口。

    “知道我为什么留你一命么?”

    “为……为什么……”普拉卡能的回文,此时的他,大脑一片空白,哪儿还有事去分析这些。

    “带路。”

    “如果你能按照约定,带我前往圣城拉法尼亚,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林君河淡淡道。

    普拉卡一听,顿时就哭了。

    “我……我不知道去拉法尼亚的路啊,我们……我们根不是商队,而是职业的强盗。”

    “求……求您,大发慈……”

    “噗嗤……”

    普卡拉话还没完,林君河的指尖,已经在他的脖颈处划过。

    一颗头颅,就这样在他的面前,呈现着完美的抛物线,飞了出去。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留你的意义了。”

    “到地狱继续去做你的强盗吧,一路顺风。”

    临死前,普拉卡的双眸,瞪大到了极限。

    他后悔万分,但却早已来不及了。

    他的脑袋,在滚了几圈之后,撞到了一颗古树上。

    那不甘而又怨毒的面庞,已经没有了半点的生机,注定是只能成为这片森林里野兽的口粮了。

    “这些白痴,浪费了我这么多时间,这下可麻烦了。”

    皱了皱眉头,林君河感觉有些头疼。

    因为,在上车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这些家伙的不对劲了。

    因为在普拉卡,还有他手下的身上,林君河感觉到了十分浓郁的煞气。

    虽这的非洲,十分的混乱。

    商队出行,难免会遇上一些麻烦,发生冲突之后,闹出人命也是正常的。

    但,他们身上的煞气,可不是一两条人命就能造成的。

    不过,在知道这些后,林君河还是上了车队。

    因为在他看来,不管他们是不是黑车,自己都有事让他们乖乖的变成一支正经的车队。

    拳头,有时候是很管用的。

    未曾想,这些家伙竟然连去拉法尼亚的路都不知道。

    从头到尾,全是谎言。

    怪不得,瓦努埃尔在刚经历过一场恐怖的大战,还有大洪水后,还有车队这么急着出发,而不是在瓦努埃尔好好先休息一晚。

    原来,他们是准备做一票大的,再去其他地方好好放松。

    瞥了拉斐尔一眼,拉斐尔顿时浑身一颤,露出了满脸的苦逼之色。

    “林……林先生……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

    “这该死的家伙……”

    他只能连忙推卸责任,而后跑到车上拿下了一份地图。

    然而……

    此时他们现在正身处一条林中道之中。

    想在地图上判断出他们此时身处的方位,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罢了,实在没办法,就只能先回瓦努埃尔了。”林君河皱眉道。

    虽他不知道前行的路,但以他的记忆里,想要顺着原路返回瓦努埃尔,还是很容易的。

    就在林君河已经做好打算先赶回瓦努埃尔之时。

    一道有如溪水般清澈的声音,在林君河的耳畔响起。

    “请问……你们是想去拉法尼亚么?”

    “嗯?是你?”

    转头,林君河发现,话的人,竟然就是那个银发少女。

    这少女看上起十六七岁的模样,皮肤白皙,身形娇,看上去跟野蛮的非洲大陆格格不入。

    她的身上,最让人在意的,是一对比蓝宝石还要透彻的双眸,还要一头银色的秀发。

    这种颜色的头发,林君河还是第一次见。

    不是白化病那样苍白的白,而是十分吸引人的银。

    见林君河在上下打量自己,少女有些害怕的退后了半步。

    但很快,她还是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林君河露出了一抹友善的笑容。

    “我叫艾琳,我的目的地也是拉法尼亚。”

    “而且,我记得去那边的路,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做两位的向导,跟你们一起同行。”

    “嗯?你,你知道路?”林君河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少女。

    “没错。”点了点头,自称艾琳的少女道“我不是加纳王国的人,但是我的爷爷在这边做生意。”

    “这次我是特意来看望他的,没想到在路上遇上了这样的事情……”

    “因为之前我曾经来过几次这边,所以大概的路我还是能记得的。”

    罢,艾琳便静静的等待在一旁,也不催促,等待林君河的回答。

    静静的看着艾琳,过了好几秒,林君河才点了点头,笑了一下。

    “好,既然如此,那就欢迎你跟我们一起同行了。”

    “太好了。”听到林君河的回答,艾琳这才松了口气,露出了一抹安心的笑容。

    “真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不过大哥哥你这么厉害,又救了我,能跟你一起我拉法尼亚,我很高兴。”

    着,艾琳伸出手,跟林君河握了握。

    既然已经做好决定,林君河便让艾琳上了自己的那辆车。

    但,在出发前,拉斐尔却突然找到了林君河,压低声音,露出了一抹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林……林先生,我感觉她不像是普通人。”

    “为什么?”林君河淡淡问道。

    “不知道,我在她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

    拉斐尔皱着眉头,面露阴霾“而且,她的发色,太奇怪了,不像是一般人。”

    林君河听着,当即便赏了拉斐尔一个暴栗子。

    “那我染个金发,岂不就是超级赛亚人了。”

    “少废话,乖乖开车去。”

    把拉斐尔赶上驾驶座后,林君河微微眯缝着双眼,盯住了车上那看似人畜无害的艾琳。

    对于拉斐尔她不是普通人的法,林君河其实是赞同的。

    至少,艾琳绝对对自己隐瞒了一些东西。

    因为在瓦努埃尔出发之前,林君河就注意到了。

    这个女人的体内,有法力波动!

    “只是……拉斐尔所的那股不好的感觉,是什么?我怎么没有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