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的灵力轰然而聚,一金一红,在虚空之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蕴含的力量都是异常的恐怖,纵然之前那些真仙境界实力的强者,恐怕都没有他们此时所散发而出的

    气息可怕。

    转眼间,方肆的金色光球在胸前完全汇聚而出,闪动着一丝耀眼之光,让人不敢直视。

    另一边全身泛着血红色的连少手中此刻也已经汇聚而出一个血红之莲,在手掌之中缓慢的旋转着。

    两个同时修炼七种灵力属性之人,身体之中所汇聚而出的力量截然不同,方肆的金色光球属于霸道,而连少的血莲属于血腥。

    “啊,去死!”

    两道声音机会同时喝出,在一片荒芜的大地之上传荡开来,恐怕谁人听到这几个字,心中都会忍不住产生一阵胆怯。    伴随着方肆身体之中一道,只有他听得到的低沉龙吟之声传出,金色光球徒然从方肆的手中射出,将周围充斥的灵力全部扫荡开来,划出一道独有的金色轨迹,霸道的

    撞在了被红色血气包裹的血红之莲上。

    “轰!”

    肉眼可见的灵力化实,向周围猛然冲击而去,这金色光球与血红之莲所碰撞而出的力量恐怖至极,在虚空之中泛起一道宛若天雷般的轰响。    只见两道七源属之力还在空中不停的抵抗着,一时间双方竟然陷入到了僵持之中,谁也不能占得丝毫的便宜,而方肆和连少此刻都挥动着双手,源源不断的从身体之中

    向两道七源属之力中充斥着力量。

    “啊!想要战胜本少,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连少此刻宛如一个犯了滔天罪行的恶魔,全身泛着猩红的血气,一道道喷涌在身旁,失去理智的咆哮着。

    “轰!”    伴随着连少声音的落下,又是一股十分强悍的力量,冲入血红之莲中,顷刻间血红色的七源属之力直接吞噬掉了金黄力量一半,而且还以飞快的速度在继续吞噬着方肆

    的力量。

    “哈哈哈!”连少见状,忍不住疯狂的笑道。    面对连少这种对手的蔑视,方肆早已经习惯了,先前他所经历的所有战斗,基本上没有一个人是看得起他的,方肆在他所有的对手眼中,也就是一个蝼蚁般的存在,不

    过他们最终结果,却都是惊人的相似,那就是死亡!

    “唰!”    只见方肆此刻双眼一凝,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血红之莲之中充斥的力量,恐怕真仙境界之下无人能档,纵然方肆现在完全激活了龙魂之力,恐怕那生命之力都拯救不了

    他。

    这时,方肆手中的金源戒指徒然响起,其中源源不断的灵力汇入方肆的身体之中,而这股力量十分的强悍,正是先前他在空间裂缝之中吸收的混沌之力。

    方肆现在完全没有一丝吝啬,疯狂的调动着金源戒指之中的混沌之力,瞬间无比精纯的气息向四周蔓延开来。    那正在被连少血红之莲吞噬的七源属之力,猛然间力量大增,直接将其吞噬制止,就在下一秒,反而硬生生回吞一大半力量,之后更是非常快速的吞噬着剩余下的力量

    。

    “什么!”

    连少见状忍不住发出一道惊呼,他不敢置信方肆身体之中,竟然还蕴藏着这般强悍的力量,一时间心中的怒火完全被引爆。

    “蝼蚁,全部都是蝼蚁!”

    伴随着连少一道疯狂的怒吼,肉眼可见他身上的红灵血脉猛然暴涨,化为数十丈高的红色血柱,不停的窜动。

    “轰!”

    就在这一瞬间,虚空之中金色光球与血红之莲,徒然爆裂开来,以这两道力量为中心,向周围爆发出毁天灭地般的力量。

    原本被妖丹夷为平地的荒芜大地之上,顷刻间出现了一个个深度约有千米的地洞,伸手不见五指。    方肆和连少此时仍然站立在原地,两人身上同时都在散发着无比的强悍的气息,将虚空之中恐怖的爆炸波动完全阻挡,全身上下,只有一缕缕头发随着灵力的飘动而飘

    舞。

    只见连少此刻看向方肆的双眼突然一滞,他显然被方肆这强大的力量所震惊了,不过,连少这种震惊,转眼间全部消失,化为痴狂的笑容。

    “哈哈哈……”

    方肆站立在原地,面部毫无波澜的看着连少,看样子是准备听他能说出什么鬼话。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连少猩红的双眸紧盯方肆,饶有趣味的说道:“先前本少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这短短一日,你就突破到了大乘境界大圆满境界!”

    方肆听到此话,面部自然流露出一抹笑容,然后语气平和的说道:“那还得多亏连大少爷告知方某秘密,才能有此机遇!”

    “秘密?”连少露出邪魅的笑容,说道:“那今日本少就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方肆看着连少嘴角之处,浮现而出的意味深长之笑,没有任何的波澜,安静的站立在原地,仿佛在等待这连少接下来的话语。

    突然,连少的面孔变得狰狞了起来,周围的血柱猛然暴涨而起,滔天的力量充斥其中,欲有冲破天地之势。

    “秘密就是,今日本少要你死,你身体之中的万法真解,你的一切,都属于我,哈哈哈……”连少疯狂的怒吼道。

    只听连少话音未落,身影瞬间消失在了浓郁的血色之中,恐怖的力量瞬间蔓延开来。

    “无谓血天!”

    方肆感受到周围倾泻而出的恐怖灵力,双眼一禀,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踏起凌云步,化为一道金色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想跑?”连少看着方肆逃跑的身影,怒声喝道。

    漫天的猩红血色,瞬间蔓延开来,将方肆所处的整片区域包裹其中。

    “什么!”方肆见状,忍不住发出一道惊呼。    之前方肆是见识过连少所施展的这一道神通,可是当时他的目标是吞天蛟,而吞天蛟则释放而出了无尽的吸力,将这些猩红色的力量全部吸入嘴中,更是没有受到任何

    的伤害。    可是,方肆则不同,他没有像吞天蛟那般逆天的吸力,更是没有其恐怖的防御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