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熙见陆唯惜这样说,便是对家里人还没有完全放下戒心。

    她越是这个样子,顾若熙便越心疼。

    她的那个活泼快乐的小唯惜,怎么被折磨成这个样子,连自己的母亲都不相信了。

    顾若熙忍住眼角的酸涩,又和陆唯惜聊了两句,希望唯惜为了宝宝着想,能带宝宝去医院系统检查。

    陆唯惜虽然应着,眼底深处的防备依旧没有丝毫削减。

    顾若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让佣人准备好奶粉,等宝宝醒了吃。

    陆唯惜送走顾若熙,便又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守在宝宝的床边,用手指逗弄宝宝。

    宝宝似乎不耐烦了,哼唧一声,缓缓睁开眼睛。

    他没有哭,而是用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陆唯惜。

    “宝宝,是不是饿了?妈咪给泡了奶粉哦。”陆唯惜抱起宝宝,一边喂奶,一边打开手机。

    “妈咪给宝宝听最喜欢的两只老虎好不好?”

    刚点开手机,之前看到方婉萱和席圣昱在一起的照片,便又赫然跃入眼帘。

    钻心的刺痛让陆唯惜差一点掉下眼泪来,依旧用最轻快的声音,哄着怀里乖乖吃奶的宝宝。

    宝宝吃完奶,和陆唯惜玩了一会,便又睡了。

    陆唯惜本想给方婉萱回一条消息,想了想又算了。

    她已经不完整了,还是一个生下别的男人孩子的女人,还有什么资格再参与席圣昱的私事。

    闭上眼睛,仰着头,忍住心口的灼痛。

    手机响了一声。

    她过了许久才回神,看向手机,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只有一句话。

    “我要见洛一心。”

    陆唯惜看到这条短信,便知道是谁发来的消息。

    席穆可!

    他还在执着要见洛一心。

    若不是后来,席穆可知道洛一心还活着,不可能放弃对席家的报复。

    陆唯惜忽然想到了什么,颤抖着双手给方婉萱打了一个电话。

    “你……不会又想伤害圣昱吧?”陆唯惜的声音,哆嗦得支离破碎。

    “回去说。”方婉萱匆匆挂了电话。

    席穆可没有等到陆唯惜的回复,便又发来一条短信。

    “后天下午,老地方,我要见洛一心,否则后果自负。”

    陆唯惜心口一颤,好担心席穆可又利用方婉萱对席圣昱做什么,电话回过去,却已是无法接通的状态了。

    看来又是席穆可办理的散卡,发完消息就扔的那种。

    ***

    席圣昱慢慢醒来,发现身旁躺着一个女人,一丝不挂,吓了他一跳。

    扶住疼痛欲裂的头,昨晚的记忆断断续续,串联不成完整的片段,但也隐约记得,昏睡之前是女人热情的回应。

    他敲了敲头。

    “圣昱,你醒了。”方婉萱翻个身,便搂住了席圣昱,被他一把推开。

    “你到底是谁!你是方婉萱对不对!”席圣昱愤怒地低吼一声。

    “圣昱,你在说什么?”方婉萱一脸委屈。

    席圣昱忍无可忍地盯着她,面色狰狞,“其实唯惜根本没回来,你骗我!”

    “怎么会……我就是唯惜啊!”方婉萱目中含泪,很是楚楚可怜。

    “你说谎!唯惜根本不是你这样!她很矜持,从来不是你这样!”席圣昱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总之就是觉得不对劲。

    “你给我滚,滚!!”席圣昱翻身下床,裹紧身上的被子。方婉萱一副心痛欲绝的样子,“好!你不相信可以问我哥!我滚了之后,请你不要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