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小柔说得冠冕堂皇。

    当然,她是知道姚丽君不喜欢陆随,才故意挑破了这件事。

    她就想看看,姚丽君会怎么教训施醉醉。

    施醉醉太狂,如果要找一个人来治她,那非姚丽君莫属。

    那边姚丽君竖起耳朵偷听,当听到是施醉醉在陆随房里过夜时,她眉心微皱。

    下一刻,不嫌事儿大的文长东立刻跑到姚丽君跟前告状:“妈,施醉醉不守妇道!”

    姚丽君什么也没说,只是眉头紧皱。

    文长东和项小柔见状,都觉得施醉醉这回要遭殃,两人暗暗幸灾乐祸。

    施醉醉睡了个回笼觉,精神奕奕去到餐室,发现大家都还在。

    姚丽君的表情有点严肃,文天豪还一直对她使眼色。

    她不明所以,直到对上项小柔和文长东看热闹的表情,她突然间明白是有人在整她。

    这下可怎么办,姚女士一定知道她昨晚跑陆随房里的事了。

    “醉醉,在我身边坐下。”姚丽君命令式的语气。

    施醉醉怕姚女士发飙,不敢有异议,她乖乖地在姚丽君身边的空位坐下。

    文长东和项小柔都等着看施醉醉被骂,两人翘首以盼,期待接下来的发展。项小柔甚至决定把施醉醉被骂的画面拍下来,以后指不定还能派上用场。

    施醉醉也有些忐忑,就怕姚女士当众涮自己,毕竟她是大人了,被大人当众骂,确实不太好看。

    就在她心里打鼓的当会儿,姚丽君让佣人端进来一大碗补汤:“这是厨房临时煲的汤,补身子的,全都喝完。”

    施醉醉一脸茫然,看向姚丽君。

    姚丽君见她傻傻的憨样,给她亲自乘了一碗汤:“汤要趁热喝,凉了没那么好喝,滋补效果也没那么好。”

    施醉醉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称是。

    她喝了两口汤,又抬头看向姚丽君。只见姚丽君对她笑得温柔,还不时摸摸她的头,让她心里暖暖的。

    明知道她昨天晚上和陆随在一起,姚女士也舍不得骂她,这说明她在姚女士占了多重的份量?

    难怪文长东不喜欢她,换作她是文长东,也会很生气。

    文长东和项小柔这对夫妻原本都等着看施醉醉的笑话,不曾想姚丽君竟然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还临时给施醉醉做了补汤,岂有此理,这也偏心得太明显了一点。

    施醉醉感觉到文长东和项小柔这对夫妻的毒辣视线,她看向他们,咧齿一笑:“这汤真好喝!”

    看项小柔像是便秘一样的表情,实在是大快人心。

    项小柔看到施醉醉的挑衅,她恢复了正常表情,感叹一声道:“有人真幸福,能得到妈全部的关爱。亭亭就不一样了,同样是妈的女儿,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文亭亭正在羡慕施醉醉一大早有补汤喝,听到项小柔这话,她直接起身,去到施醉醉跟前,把她还没喝完的补汤一饮而尽。

    “两人喝一碗汤不卫生。你想喝,让你姐给你乘一碗,厨房里还有。”姚丽君没好气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