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看到这样的场景,绝对不会把失踪的杨晓燕一行人和眼前的一群猪联系起来。

    在秦路明的世界观里,人变成猪,人变成狗,人变成猫,人变成螃蟹诸如此类的变化,并非不可能。

    又或者别的什么动物变成人,也是有可能的。

    秦路明有点儿怀疑,那头最得宠的大白猪可能是杨晓燕,另外两只想要争宠的是那两个女学生。

    秦路明昨天见过她们,杨晓燕的身材相貌比车芸差点,但是比那两个女学生要强,那种成熟女人的风情更是两个女学生难以企及的听车芸说,两个女学生是巴黎哥给他的水友准备的福利,巴黎哥留给自己的没有理由还不如那两个福利。

    至于车芸是不是原本巴黎哥的口食,又或者是无意间参与进来的,秦路明没有兴趣去分析和猜测。

    杨晓燕变成了大白猪,也依然是一头姿色更出众的母猪这倒也说不准吧,秦路明就是凭直觉分析而已,并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支撑他的结论。

    要不要测试一下它们,确定下它们是人变得秦路明有这个想法,但是没有行动,他暂时不打算打草惊猪,天色尚明,他再观察一会儿吧。

    秦路明蹲在草丛里,时不时地拍摄下几张照片,放大观察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说明问题的细节。

    可惜秦路明并没有跟随厂家的节奏,新出旗舰机型就换的习惯,他现在手里的还是两年多前的老款,要是换了拥有后置双景录像,超大广角,超微距,专业模式,预测追焦,五倍光学变焦十倍混合变焦以及数十倍数字变焦的手机,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秦路明看着放大以后难以找到多少细节的照片,这时候三只个头稍小的黑猪却站起身来,摇晃着肥硕的身子,迈着灵活的步伐往山壁上爬去。

    秦路明蹲在草丛里没有动弹,昨天晚上大黑猪没有袭击他,但是显然是有某种秦路明未知的意图来靠近他会不会是想把他变成猪秦路明不由得暗叫侥幸,他可不想成为什么重生变成猪的主角。

    三只黑猪在前方领路,那三只大白猪也懒洋洋地起身了,大黑猪走在最后,都一起往山壁上爬去。

    对于这群猪来说,斜坡六十度的山壁,它们竟然如履平地,健壮的四肢带动着身体一拱一拱,一圈圈的肥肉像节肢虫似的抖动着,很快就爬到了山上去。

    秦路明往山谷前方看了看,没有再去探查,毕竟水坝附近的隐秘他再匆匆查探也可能发现不了什么,倒是搜寻杨晓燕一行人的下落看着好像有点线索了。

    还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吧,秦路明决定先证实下这几只猪是不是杨晓燕一行人变得。

    他远远地跟在猪群的身后,兔起鹘落的几个跑跳就赶上了猪群的节奏,保持着不会惊动它们的距离。

    昨天晚上他已经见识过大黑猪的奔跑速度了,此时此刻它们没有全速前进,但是也有呼啸山林的势态了。

    跑着跑着,秦路明越发肯定,这群猪的目的地是他扎营的山顶

    猪群在秦路明斩断大蛇头的地方停顿了一下,大黑猪的鼻子在地上拱了拱,紧接着又继续往前跑,并没有多耽误时间。

    秦路明原来小心翼翼地摸索过来,花了很长时间,现在跟在猪群身后奔跑,却是很快就接近了山顶。

    他没有直接跑过去正面面对猪群,远远地看到了车芸的身影在他的帐篷旁边徘徊,而车芸则发现了一群猪向她跑来

    车芸依然在不停地拨打电话,发送信息,和户外群的网友通报情况,查询各种户外探险失踪的新闻报道等等,哪里想到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会突然看到一群体型庞大的猪在一只小山般的大黑猪带领下冲向了自己。

    “啊”车芸的手一哆嗦,手机就掉在了地上,她也顾不得拾捡手机了,连忙往秦路明的帐篷冲了过去。

    秦路明的帐篷离她更近,而且一对比就知道了,秦路明的帐篷结实的跟要对抗台风似的,自己那边营地的帐篷相对看起来毫无安全感。

    可是车芸的脚步却慢了,一头白猪迅捷无比地冲了过去,把车芸顶开,然后将巨大的身躯挡在了帐篷门口。

    其他几只猪也分散开来,在车芸爬起来之前,就把她团团围住。

    秦路明一边观察,一边靠近,从这群猪的行为和分工合作来看,根本不像普通的家猪,这一点也说明了秦路明的猜测有一定的可能性这群猪其实就是车芸的野营队友,名副其实的猪队友。

    猪队友往往只是无意间拉后腿,并不会故意针对队友,但是眼前这群猪,却好像是冲着车芸而来。

    那横在帐篷前的白猪,率先再次发难,带领着其他猪逼了过来,车芸看着近在咫尺的猪头,惊悚之余,欲哭无泪。

    谁能够想到一次充满期待的户外野营,竟然变成了这幅样子自己的队友失踪了不说,去寻找队友的路人也没了音信,只留下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站在山顶等消息,而这时候竟然有一群猪冲出来想要对自己做点什么

    猪通常是不被人放在眼里的粗鄙蠢物,现在这样一群庞然大物围住自己,车芸心中的紧张油然而生,倒没有面对其他凶猛野兽的恐惧。

    “救命啊我的天啊,走开你们这群蠢猪”车芸并没有发现这群猪的意图,只是觉得它们个头太大了,尽管这群猪干干净净,没有人们印象中的腌臜屎尿味道,可车芸还是忍不住抬手捂住了鼻子。

    这时候另外两只白猪跳了起来,一口咬住了车芸的上衣,就把车芸扑倒在地上,然后拖着她往前方跑去。

    “救命救命”车芸这才惊慌失措,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群猪打算把她拖到哪里去

    大黑猪兴奋的拱地,正准备去接手,这时候一个人影迅捷无比地冲了过来。

    秦路明冲到了两条白猪身前,挥舞着工兵铲猛拍两只猪的脑袋,精粹的钢铁铲面携带着秦路明左手爆发出来的力量,两只猪惨叫一声,猪嘴鲜血淋漓,顿时松开了车芸,秦路明随手提起车芸,脚下狂奔,一瞬间就跑到了自己的帐篷前,随手将车芸丢进了帐篷里。

    秦路明看到车芸一个翻滚就没有了动静,知道她没有死翘翘,不过是晕了过去,终于长吁了一口气,只要没有目击者,他倒不介意试试身手。

    他终于和这群猪直接面对了,除了那头大黑猪,其他几只猪都露出凶狠嫉恨的表情。

    这种表情十分人性化,给秦路明的感觉绝非面对野兽,更像是一个个蒙着猪脸猪皮的人。

    伥鬼秦路明想起了这种东西,传说被老虎吃掉的人,会化作伥鬼,想法设法把其他人带给老虎吃掉,伥鬼甚至会不顾生前的亲情,连父母妻儿都下手。

    秦路明越发肯定这群猪就是杨晓燕他们那一群人了,他们变成了猪,想到还有车芸,或者还有刚刚认识的秦路明在营地,他们便想把车芸和秦路明也变的和他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