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解释道“螺圈套指阴峪河河谷,地壳运动和河流的冲刷作用形成了一个相对闭塞的空间,这里是绝对的无人区,到此为止没有人类真正进入过,被称为神农架的死亡之谷。

    螺圈套因周围的地势成螺圈的形状而得命,螺圈套是我这次神龙架之行最想去的地方,那里是野生动物的天堂”

    老乡听后,劝说道“小伙子,别去,以前采药的去了都没有回得来,悬崖你下不去的,里面都是怪物,听我一言,附近逛逛就回去吧螺圈套不要去。”

    刘伟微笑道“感谢你的关心,我再走走看吧”

    告别老乡,继续前行。

    一路上,直播间的观众提出了很多的问题。

    有的刘伟稍作解答,有的他视而不见,因为那些奇闻,他也回答不上来。

    但是他清楚一点,系统在手,天下我有,一个螺圈套难道还能要了他的命不成。

    哦,不对。

    准确的说,他属于正常人的那一条命已经被五步蛇拿去了。

    一想到身上的系统,刘伟更加有自信,慢慢朝着山林最深处走去。

    按照卫星定位仪显示,螺圈套距离他现在的位置还有30多公里。

    深山老林之中,逐渐没有了人烟,自然脚下的路也变得难走,刘伟不得不拿出工兵铲为自己开路。

    现在最让他忧虑的不是路有多难走,而是怎样才能找到螺圈套,也就是阴峪河河谷的入口

    卫星定位仪上显示的地方,按照比列尺估算,方圆上百公里。

    从来没有来过神龙架的刘伟,开始有点担忧。

    此时,他既希望能够遇到几位探险者带带路,也希望遇到白化动物,看是否能够跟随白化动物进入螺圈套

    努力的人是好运的。

    正当刘伟为方向焦虑的时候,遇到了有一个老乡。

    是一位中年男人,他扬起头一动不动的蹲在一块石头上。

    荒山野岭之中,突冒出来一个人,总会给后背发凉的感觉。

    不过刘伟很理智,因为他知道有很多的人靠着来神农架采药为生,所以在老山深处遇到人是一件常见的事情。

    刘伟走上去。

    中年男人意识到有人来了,他回头看了刘伟一眼,见刘伟身上的行头,就断定他是来神农架探险的。

    中年男人对刘伟微笑。

    刘伟走上去,递上一根烟,“一个人”

    中年男人接过烟,扬起头,指着他眼前的悬崖峭壁。

    刘伟目光随去,还有一个男人在峭壁上依靠着一根绳子左右荡漾,动作娴熟,行云流水。

    “卧槽卧槽”

    “这是在干什么”

    “这是个高手啊”

    “拍电影吗蜘蛛侠”

    刘伟“他在采药,看他熟练的动作应该是老药农了。”

    蹲坐在刘伟身边的中年人点头,介绍道“悬崖上很多金钗,这种药很值钱。”

    “金钗是什么啊阿伟。”

    观众不解。

    刘伟科普道“金钗的学名叫石斛,是滋补的良药。

    在神农架,生长着上百种著名的中草药。

    相传神农氏在这里采药,其中识别的有上百种草药,所有就有了神农尝百草一说。

    由于该地区的地形复杂,悬崖峭壁上生长的珍贵药材很难摘取,所以神农氏需要搭架子爬上去采药,就有了神农架名字的由来。”

    “”

    “笑哭笑哭”

    “神农氏搭架子采药,就叫神农架哈哈哈哈。”

    “阿伟,你是认真的吗不会又在忽悠我们吧”

    “这个解释完美”

    刘伟笑道“书上是这么写的。”

    旁边的中年男人接话道,“我从小也是听老一辈人这样讲的。”

    两人正聊着,采药的那位同伴顺着绳子下来。

    他微笑着和刘伟打了个招呼。

    刘伟同样递上一支烟,“收获这么样”

    他拍了拍斜挎在肩膀上的背包,满满一包,难怪他一直保持着笑容,值得他高兴一场。

    他从裤子兜里掏出一颗石斛,“运气好,找到一颗铁皮石斛”

    “铁皮石斛,神药啊”

    直播间观众反应过激,他们应该是电视或者神话小说看多了,通常铁皮石斛被夸大了药效,甚至完全曲解了它对人体的作用。

    其实是一种滋补的药物而已,当然药效毋庸置疑,不然药农也不冒着生命危险去悬崖峭壁上采摘。

    一根烟抽完后。

    刘伟问道“你们去过螺圈套吗”

    两人同时摇头。

    采药的男人说“都是悬崖,下不去,而且里面地形复杂,到处看起来都一样,据说连鸽子进去了,都找不到路飞出去。

    我爷爷他们那辈,有人进去过,但是失踪了,现在也没有消息。”

    刘伟接着问“那你知道河谷的入口在哪里吗”

    “这个我知道,”男人回答说,“被人发现的入口一共两个,一个离我们现在的地方有十几公里,另外一个太远了,要绕回去百多公里”

    刘伟“你能帮忙带一下路吗我可以给你们一些费用”

    “我来我来”

    “阿伟,二维码拿出来,这些事情让我们来”

    “都是为了给我们做节目,怎么能让阿伟自己掏钱呢”

    刘伟笑了笑,知道水友都在口嗨。

    两个中年男人思考了一会儿,采药的男人应道“可以,但是我只能带你穿过这片树林,然后给你指路,从这片山林出去是一片宽阔的草地。

    几公里吧

    你顺着草地走就能看到河谷了”

    k

    刘伟比了一个k的手势,最后支付给一人两百块钱的带路费。

    带路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棍子,路过草丛茂密的地方都会多敲打几下。

    目的是为了打草惊蛇。

    毒蛇很容易隐藏在茂密的丛林中,虽然这些老药农准备了解毒的草药,但是被毒蛇咬上一口,那种滋味是很难受的。

    “小心一点毒蛇和蚂蟥”领路的男人一边走一边说。

    走了一会儿,刘伟的蛇类感知技能有了反应,“停一下”

    领路的男人回头看着刘伟,“怎么了”,以为刘伟有什么特别的需要。

    刘伟走上前,慢慢的往左前方的一处绿色的植物堆走去。

    手速极快,下手必中。

    一条一米多的草黄颜色的蛇被刘伟提了起来。

    它的前半身缩成了s型尝试了两次攻击,刘伟轻松的控制住它,没有被它咬到。

    两个中年男人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卧槽,又看到蛇了”

    “阿伟,是王锦蛇吗”

    “看起来比王锦蛇要小,阿伟,有毒吗”

    刘伟科普道“兄弟们,这是一条成年菜花矛头腹,属于剧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