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后的几天里,李长生偶尔会到国术社指导一下王东升几人的功夫。

    说实话,王东升几人实力进步算是很快的,但从这次和伍宏毅的比武就可以看出,他们缺乏的是实战。

    李长生让伍宏毅和他们切磋,有时候明明王东升占据上风,却最终败下阵来,对此李长生也有些无可奈何。

    狭路相逢勇者胜,有许多东西只有经历了才会懂得,不经历永远也无法领悟。

    除了偶尔去国术社以外,大多数的时间,李长生用来陪鱼幼薇。

    开学后的第四天,江涛和张晓峰从京城回来,约李长生一起聚了聚。

    第七天,鱼幼薇也要收拾去上大学了。

    9月7日,这天是西北大学的开学之日。

    学校门前人来人往,分外热闹。

    李长生陪着鱼幼薇进入校园,提领着大包小包,各种各样的行李。

    一直将东西送到女生宿舍楼下才停下,让一位热心的学姐帮着带上楼。

    因为刚入学还有许多手续要办,所以李长生到学校门口的一家咖啡厅暂作休息。

    中午的时候接到鱼幼薇的电话,说她已经把东西都整理好,手续也办完了,问李长生在哪里。

    李长生给她发信息,让她到学校门口等候。

    当他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看到和鱼幼薇一起的还有三个女生,是鱼幼薇新认识的同宿舍的同学。

    李长生知道,在大学里面,同宿舍人的感情远比同班的同学更为亲密。

    三个女生一个名叫孙燕姿,一个叫童潇潇,还有一个叫杨小雅。

    孙燕姿穿着紫色的长裙,颇有几分姿色,画着淡妆,属于那种清丽型的。

    童潇潇则是活泼开朗的性子,自来熟,见面她是第一个和李长生打招呼的。

    杨小雅则比较文静,带着黑框的框框眼镜,一看就是那种内向的乖乖女。

    当鱼幼薇向她们介绍李长生是自己的男朋友以后,三女都充满好奇的打量着李长生。

    李长生长相一般,给三女留下的印象也很一般,她们似乎有些诧异,以鱼幼薇的条件,怎么会找这样的男朋友。

    不过她们和鱼幼薇认识也不到两个小时,自然没有低情商到指手画脚,只是把疑问压在了心头。

    “你们是幼薇的舍友,以后就是她的好姐妹了,幼薇就拜托你们照顾了。”

    李长生微笑的说道。

    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家饭店,请几女吃饭,因为今天开学,饭店里非常的热闹,人比较多,包厢的房间都被坐满,她们只好找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简单的吃过一顿饭。

    下午陪鱼幼薇买了一些生活用具,李长生与鱼幼薇分别后,便在市里定了一家酒店暂时住下。

    这些日子光顾着陪鱼幼薇,李长生倒没怎么练功,这闲下来,刚刚在床上开始打坐,就听到敲门的声音。

    开门,只见一个穿着西服的中年人,彬彬有礼道:“请问您是李长生先生吗?”

    “你是?”

    李长生皱了皱眉头,他确定以前并没有见过

    对方,而且对方的身上分明有灵气波动,说明这是一个修道者。

    似乎生怕李长生误会,那中年人立刻自我介绍道:“李先生你好,我叫殷天明,乃是天道盟在秦市的负责人,李先生来了秦市以后,我就得到上级的指示,来拜访李先生。”

    “你先进来说话吧。”

    听到走廊里面传来脚步声,李长生生怕被普通人看到,造成不好的影响,请对方进入自己的房间。

    “怎么?你天道盟在派人监视我?否则我怎么一到秦市,你们就知道了我的踪迹?”

    李长生语气中带了几分冰冷的味道,任谁被别人监视,心情恐怕都不会好。

    “李先生不要误会,秦市是我天道盟总部所在,像李先生这样修道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到来,我们当然会知道。”

    听到对方的话,倒让李长生露出惊讶。

    没有想到天道盟的总部竟然在西北。

    这是人家总部所在,而自己在最近的一年内又出了那么多风头,被重点关注也属于正常。

    看到李长生脸色缓和,殷天明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说吧,有什么事情?我还要修炼。”

    李长生虽然对于对方是否监视自己的问题搞清楚了,但依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天道盟上次派来与自己接触的曲流商就没给他留下什么好印象。

    “是这样的,想必上次曲先生去拜访您,您也知道了我天道盟的一些情况,我天道盟以守护华夏为己任,特别需要像李先生您这样的人才,我来拜访您就是想给您传达上级的意思,希望李先生能够考虑加入我天道盟,我天道盟愿意给先生以客卿的位置。”

    “我暂时对加入天道盟没什么兴趣。”

    李长生直接摇头道。

    作为一名华国人,守护华国也是李长生的责任,李长生并不会拒绝,但并不是说只有加入天道盟才能守护华国,他对天道盟没有多少好感,而且也不想受到约束。

    “李先生先不要忙着拒绝,您加入天道盟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当然,具体的事情以我这样小小的身份,还无法给您承诺,盟里面只是让我来先打个前战,有一位大人物明天会亲自见您,到时候他会和您商谈详细的事情。”

    说完,殷天明就和李长生道别。

    “李先生,我就不打扰您的休息了,明天会有人专门来接您。”

    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开了李长生的屋子。

    等到对方离开,李长生不由陷入了思索。

    “这是天道盟第二次来邀请自己,上次那个曲流商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次不知道又来什么人物?”

    当然,从始至终,李长生并没有想过要加入什么天道盟,只是从种种迹象表明,这天道盟在华国内势力真的很强,比蜀山,青城剑派这些修道门派还要强上很多倍,所以李长生才没有拒绝对方刚才的请求。

    他倒要看看这个天道盟究竟是怎样一个势力,如果能和平相处自然最好,若对方会成为自己的敌人,那他就要毫不留情的将其铲除。

    毕竟像鱼幼薇,迟宇这些亲朋好友都是普通人,一旦和对方成了敌人,李长生自己不怕,但这些亲朋好友很有可能成为他们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