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飞宇三人在宇文恒办公室里落座。

    “那么事不宜迟。来说一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吧。甚至不惜对我们说谎要隐瞒五年前的事实。”周飞宇说到。

    科林谈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你这么要求的话,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提起这件事情。”说着科林便陷入了回忆。

    “科林你要睡到什么时候?”一名女生拍了拍科林的肩膀。

    “。。再睡五分钟。”科林有些不耐烦的扭了扭身子。

    “快起来咱们还在执行任务。”女生并没有因为科林的求饶而手下留情,反而激烈地晃起了科林的身子。

    突如其来的晃动,让克林终于清醒了过来。

    “哎!就你这个状态。还来这种卧底任务。你这样是要出事的。”女孩儿有些不满的说道。

    “卡特。咱们参加的这是卧底和行动。可不是什么商业卧底行动。我们现在的设定。是一群无利不起早的人贩子。人贩子起这么早反而才有问题吧。”

    “行吧?你都这么说了。那今天早饭吃不想吃了,我一个人全包了。”考个说完便不再管科林,反而向餐厅走去。

    如果说早饭对于克林克林的影响力,那可能不差于“你深渊结啦”算啊这句话。

    所以克林很干脆的起床整理衣装一套行云流水。跟着卡特来到了餐厅。

    “哎呀,我是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会让我们来当做人贩子进行卧底呢?”卡特有些不满的说道。

    而科林,摇了摇头。

    “并不是你想的这样。而是在我们的年级里边,只有我们两个符合条件。”

    “首先,我们俩的年龄是最大的。其次我们是情侣。这两点加在一起,那就是,一对稍显年轻的人贩子夫妇。这对于卧底来说是最好不过的身份了。”

    “哎呀,不过话说回来。咱们这次调查对象。既然是新月会,星悦汇是大陆上第一黑市。稍微有一点常识的人都应该听说过。虽然大多数都当作都市传说处理了。但是谁又能想到,世界上真的存在一个这么大规模的黑市呢?”

    “确实我也很震惊,这从高层手里知道确实有新月会这么一个组织的时候。我的表情不亚于你现在的表情。”科林正襟危坐,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嘻嘻哈哈的感觉。

    “话说回来,新运会为什么会有拐卖人口这种事情?而且竟然还是在塔罗城眼皮子底下。”

    “这你就不懂了。”科林说道。

    “首先这里是五大帝国联合办学,但是,这里的法律确实有塔罗会一手签订的。”

    “而不知道为什么。在法律里留下了漏洞。”

    “这些人通过这些漏洞,来拐卖人口。而塔罗城又太大了。而塔罗会根本没有那么多人手来,把每一个区都检查的很仔细。”

    “只要不触及到塔罗城高层的利益,高层是不会认真的处理这件事情的。所以只会派我们这种实习生。来处理一下。”

    “而实际上,除了塔罗学院的高层以外,塔罗会的高层成员。基本都是贵族。所以对于平民是否被拐卖。他说根本不在意。甚至对他们来说,只要保证平民还在工作,管不拐卖都是一样的。”

    科林说完后表情并不轻松。

    卡特:“哎,这是我们现在无力改变的事情。如果能做到像械国那样,只要有能力就会得到重用,那该多好。”

    “正因为做不到,所以世界上只有一个械国。”

    “话说回来,这是我们卧底的第几天了?”

    “我算一算应该是差不多一个月了吧。”

    “一个多月吗?看来我们还没有完全得到新月会的信任。”

    “是啊!如果我们能参加人头拐卖,那么我们就有实打实的证据可以向高层汇报了。”

    “而如果我们真的能向高层汇报,那么这一次的学分肯定也不会少。”

    正当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突然有人敲响了两人的房门。

    克林做了一个做了一个静音的手势。随后起身打开了房门。

    进来的是一个。矮个子男子。大概只有一米二左右。但是两人却丝毫不敢大意。这个人不是别人。他正是新月会区域主管的副手。名叫莱斯利·阿诺德。

    “阿诺德。先生。请问是有什么事情吗?”

    阿诺德一脸堆笑。说到。

    “哎呀小子。都不请你老哥进去坐一坐吗?”

    克林立刻反应过来,回应道。

    “那怎么会,怎么会?请进。”

    科林在前,阿诺德在后。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客厅。

    “诶呀!正在吃早饭呀!这个时候找你,看来你有些不方便呀。”阿诺德笑嘻嘻的说道。

    “阿诺德先生你就别挤兑我了。您来了我哪还敢吃什么早饭呀?”

    “行,挺上道。这一次来不为别的。咱们来谈谈买卖的事儿吧。”

    科林,很惊讶。一方面是演的一方面是真的很惊讶。因为这是新月会第一次来到他们做“买卖”。

    “诶呀,没想到。既然可以真的和信任会一起做买卖。这真的是我至高的荣幸。”柯林说道。

    而卡特则并没有现身。

    “话说回来,我怎么没有看见夫人呢?”阿诺德问道。

    “嗯,这个家丑不可外扬。”

    阿姆罗似乎理解了。拍了拍科林的肩膀。

    “兄弟,没事儿放宽心。想要人生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儿绿啊。”

    躲在厨房里的卡特差点儿笑出声。

    其实卡特和科林都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阿诺德是一个实打实的色鬼。虽然平时不表现,但是如果一旦有机会,绝对是饿狼看见羊的级别。

    而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个人他是个同性恋。一般来说想要勾引目标人物上钩美人计是非常好用的一种方法。而这里为什么是科林去接待阿诺德呢?那就是因为阿穆德本身就是个gay。

    但是眼下,明显并不是给阿诺德发作的机会。因为他这次来是办正事儿的。这个变态。意外的对公事儿和私事儿分得非常清楚。

    “那么来说一说吧。我们这次呢,是一个小规模的。所以人数上并不会很多。但是呢?我手下那批人,办错了点儿事儿。没能达到这次的指标。差一个人。你说巧不巧?你们刚好在这里。所以呢?会长想见识见识你们说的渠道。嗯,这次买卖的时间。是明天晚上我想在这之前,搞到一个人凑处对你们来说应该不是问题吧?”

    科林有些犹豫。因为这次卧底行动其实只有自己和卡特。并没有其他的支援。想要真的说拐卖来一个人。那就需要向上级申请再来一个特派员。

    可是问题又来了。这次只是一个小规模的。上级的指令是放长线钓大鱼。如果一次小规模的买卖,就收手的话,很可能无法抓到决定性证据。

    怎么办?这个问题在克林的脑中上下翻滚。

    虽然很不愿意,但是,只能这么做。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时间这么短的话,会不会导致我们败露啊?因为我们如果要诱拐一个对象,一般要从几个月前就开始观察。等到真的合适的时候我们才会下手。”

    “嗨,没事儿。不就是善后吗?简单这个兄弟帮你办了。”

    “那就有劳到大哥了。”

    阿诺德拍了拍胸脯。

    “没有问题。出了什么事儿,大哥替你担着。那既然已经定好啦!大哥就不和你多唠了。那咱们明天晚上八点。在c区废弃工厂的仓库里见。”

    “好的大哥没有问题。”

    阿诺德满意的点了点头,离开了科林的住所。

    带科林走远后,卡特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怎么办?”

    “只能先通报上级了,看看上级会如何反应。”

    “那就只好这样了。”

    两人拿出通讯石,拨出了一个号码联系自己的直属上级。

    “奥利弗警官是我们。”卡特说道。

    “哦!是你们俩呀!有什么进展吗?”

    “有,据我们所知,明天晚上,在c区的废墟仓库将会有一场交易。所以我在思考一件事情,我们是今晚就收网。还是要等一等。”

    “奥利弗警官皱了皱眉头。上级我帮你们扛着,人一旦被拐走就很难找回来了。这样吧。我派一个人过去来当做你们的拐卖的人口。而我在仓库区域布防。咱们以救人为最优先。就算我们这次不能把他们一网打尽。但是他们也肯定会收敛许多。虽然会更难查。但是拐卖人口的次数一定会减少。”

    “谢谢您,那我们这就开始准备吧。”

    “嗯,你们做好战斗准备。你们是塔罗学院这一届的翘楚。在战斗中不要太过激进。抓捕犯人是我们警察的事情。”

    “好的,谢谢您的关心。”说完科林和卡特关掉了通讯石。

    “有一说一,奥利弗警官人还是不错的。”卡特说道。

    “确实这样的话我们行动也会方便很多。哦?负责和我们对接的人信息已经传过来了。这是他的通讯石号码。记一下。”

    “ok,没有问题。记好了。”

    “那咱们准备一下。咱们和他约一个地点。来仔细商讨一下。顺便做好备战。”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