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都林天势如破竹,炎震天和凌行都不敢相信这个是一个仙帝该有的本事,而麻老和聂大海早已麻木。

    就这样,众人继续前行,而那个虚白,只剩下仙魂,并且闯入一竹林,而在这竹林内,风龙丸提前在那等待。

    当风龙丸看到虚白只有仙魂后吃惊起来,“你。”

    虚白郁闷道,“被那小子阴了。”

    “那怎么办?”风龙丸突然担忧起来,而虚白神色难看,“这竹林,是最后防线了,如果还无法把他拦下,我们回头,都会被神宫处罚的。”

    “可不是!”风龙丸急坏了,而在竹林内一女子笑说,“放心吧,有我这竹林做最后的后盾,他们是闯不过的。”

    虚白眉头皱起,“东方姑娘,我知道你厉害,但如果这竹林的阵法,无法拦下他呢?”

    “不会,我阵法营的神阵,可不是摆设。”这个叫做东方姑娘的女子,在暗处自信满满道。

    虚白却把林天会梦入神术的事解释一遍,而女子听后笑说,“这简单,只要我们不靠近,不去他创造的梦境,就行了。”

    “话虽这么说,但他还有无数影子。”虚白继续忐忑起来,而那个风龙丸还说道,“这家伙,还会控制别人法宝。”

    “这一切,都只是虚的。”那个女子依然自信,而虚白和风龙丸,只好不再多说,反而在那静静守候。

    此刻,在竹林外,那个凌行一眼看出这眼前是阵法后说道,“如果没猜错,应该是我们阵法营有名的混合阵。”

    众人听到混合阵,纷纷好奇是什么,连那个南宫燕都问道,“那这个混合阵,厉害吗?”

    “厉害,非常厉害。”这个凌行解释道,而炎震天疑惑,“难道这个混合阵,就是虚无界第一残缺神阵?”

    “恩。”凌行点点头。

    麻老和聂大海听到第一残缺神阵,两人都惊了起来,显然他们也有听过类似传闻。

    可南宫燕和虚空兽却不当回事,尤其那个虚空兽还一个飞跃出去,并且盯着四处竹林说道,“好像,也没什么。”

    南宫燕也跑了进去,然后四处张望,“这就是虚无界第一阵?”

    凌行却担忧道,“千万要小心。”

    可林天却不当回事,还带着众人直接走入竹林,直到一会后,竹林的路消失了,而四处除了竹子还是竹子。

    南宫燕一掌打出去,想把这些竹子给劈碎,但这些竹子根本无法劈碎,而且打到上面的攻击直接就消失了。

    “这,真的有些不一样。”南宫燕好奇起来,而虚空兽也尝试攻击,奈何一样的结果,根本无法把竹子怎么样。

    林天却说道,“这只不过是障眼法。”

    “障眼法?”南宫燕等人狐疑,而凌行同意道,“没错,这个障眼法,就是迷惑大家双眼的。”

    南宫燕狐疑,然后一手上去触碰竹子,而这些竹子若隐若现,好像影子一样。

    这可把南宫燕惹怒了,“该死的,只是一个假货。”

    虚空兽却一边调侃,“看来,我们都上当了。”

    林天却看向四处后笑说,“都出来吧。”

    这时前面竹子散开,而在众人面前,正好出现两个人,一个是虚白,一个是风龙丸。

    只见风龙丸笑看众人,“各位,又见面了。”

    南宫燕立马鄙视道,“又是你们。”

    风龙丸得意道,“没错,这里是最后一站,而你们,也将倒在这。”

    “就你们?”南宫燕立马身上气息释放,而虚空兽也蓄势待发,至于聂大海和麻老更不用说,两人都准备好。

    炎震天和凌行却不知道如何是好,毕竟他们曾经也是虚无神宫的。

    可谁知风龙丸没打算动手,而且还在那笑看众人,“不怕告诉你们,在这,有很多阵法营的人。”

    南宫燕等人听到这个,四处张望起来,而这时一道花香传来,并且四处回荡着一个女子笑声。

    凌行大惊,“阵法营,东方樱花。”

    “东方樱花?”南宫燕不知道这人是谁,但听起来,很像花的名字,而这个炎震天却眉头皱起来,“看来,这次麻烦大了。”

    麻老和聂大海早已吓到了,显然两人听闻过东方樱花的来头,唯有南宫燕和虚空兽两人一脸迷糊。

    林天却很是淡定,并且还说道,“别笑了,实则刺耳。”

    东方樱花停下大笑,反而笑说,“小家伙,本事不小,竟然能走到这。”

    “我劝你别妨碍,不然等下倒霉了,那可就麻烦了。”林天对那个东方樱花笑了起来。

    东方樱花可是阵法营堂堂第一人,怎么可能听一个仙帝的话,甚至还带着嘲讽说道,“小子,不是我吓唬你,就你那本事,根本对我没任何威胁。”

    “你不就是仗着有阵法吗?”林天邪笑,而东方樱花怪笑,“有阵法是一回事,有实力,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哦?你觉得自己有实力?”

    “你说呢?”东方樱花说完,发出怪笑,至于林天笑说,“那我就把这阵法破了,再好好瞧瞧你的实力。”

    “破阵?别天真了!那是不可能的事!”

    林天没理会,而是魔影散开,而那个东方樱花看林天真动手后嘲笑道,“这阵法,在虚无界,无人能破,而你,也是如此。’

    林天没说话,继续在那破阵,直到一会,那些魔影都回来后,林天笑说,“你们这阵,确实厉害。”

    看到林天妥协,东方樱花笑了起来,“知道就好。”

    “但对我没任何威胁。”林天说完,直接引动力量,周围的幻术立马消失,而在四处看守的虚无神宫弟子一个个暴露出来。

    那个东方樱花,更是在一个都是花瓣的轿子内。

    虚白和风龙丸大惊,至于凌行更是诧异道,“这都能破解?”

    一边的炎震天也嘀咕道,“看来,他真是无所不能。”

    麻老和聂大海虽然没说话,但看到林天可以轻易破这个阵,他们也就放心了。

    东方樱花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看来,我真低估你了。”

    “如果不想有麻烦,现在退下,还来得及!”林天盯着那轿子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