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楼看着苏陌问道:“我们是不是要现在理会呢?”

    “不需要,去别处看看吧,还有那些人都是已经安排好了吗?要是谁有什么通风报信的事情,那都是直接族灭,这一件事情如何呢?”

    苏陌看着赫拉卡斯问道,她在意的事情都是很简单。

    这边第一时间将事情给处理了,那自己也是不需要操心那么多。

    赫拉卡斯的神情有些复杂。

    在出来之前,他是已经将事情给想的很是复杂的了,但是在这一刻的时候,他还是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这就是他之前认为的太平盛世吗?

    那个时候还有那些官吏在折腾,现在的情况还算是好的情况吧?

    这都是已经凄惨到这样的地步,自己这边该怎么样说呢?

    不敢赫拉卡斯在想什么东西,但是苏陌却是直接让人离去了。

    有些东西都是要一起算账的。

    去了好几个地方,但是事情都是差不多,每一批人都是轮流被带走的了。

    十多个村子,每一个村子都是差不多的情况。

    那些为非作歹的家伙,多数都是一些家伙的亲戚。

    即使不是什么亲戚,那都是和什么大员有关系。

    这才是要老命的情况了。

    回到皇城里面,那都已经是夜晚一点钟了。

    只是谁都是没有休息,谁都是休息不了。

    因为他们的内心都满是寒意。

    尽管之前他们都是已经知道,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会出现。

    可是在这一刻,他们还是有一些惶恐。

    要是没有人在意的话,他们即使是看到,那都是不可能有什么惶恐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有一个皇帝在意这些事情,而且也是要处理这些事情,他们可以做的就是将事情给处理好。

    不管是因为什么,他们都是不能够有什么迟疑了。

    “今天真的是有意思的一天啊,朕都是十分的高兴。要知道在之前的话,朕一直都是以为自己这边都是太平盛世,即使是隔壁的浣月国被打残了,朕都还是特别的高兴。可是现在朕看到的地方,那是什么样的情况啊?”

    赫拉卡斯一脸平静的看着他们说道,他可以不在意任何一个黎民百姓,但是现在一个个都是这样情况的时候,他是不可能不在意的了。

    这一件事情要是没有一个交代,那是肯定要死人的了。

    顿时,其他人都是有些畏惧的看着赫拉卡斯了。

    “皇上,这一件事情真的是和臣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些家伙都是冒着臣的名声去做事情的啊。”

    “皇上,臣也是不知道那些情况的了,要是知道自己弟弟这样,那也是直接清理门户了。”

    “陛下,希望陛下可以给臣一个机会,让臣清理门户。”

    一群人都是拼命大喊道,他们也是已经明白自己的命运了。

    要是还不喊出来的话,以后都是没有什么机会的了。

    看到他们的反应,苏陌却是面无表情的说道:“各位都是国家栋梁啊,但是我也是有些纳闷的了,要是没有你们这边的允许,有些事情真的是会这样的情况吗?我可是之前也是去做过不少的生意,要是没有人支持的话,人家是根本就不可能看我一眼,即使我报出自己是谁的亲戚,那都是不可能。”

    苏陌这一句话纯属是火上浇油。

    大家都是已经明白过来了,但是谁都没有胆子说什么样的事情。

    对于他们来说,现在不死都已经算是命运的厚赐了。

    要是还作死的话,那是真的有可能会死的了。

    众人都是想要将苏陌给弄死的了,要不是这个女人的话,自己准备也是不可能这样被动的了。

    只是这一件事情是只能够想想的了,先不说赫拉卡斯怎么样维护苏陌,就说周玉楼在这里,他们一辈子都是不可能有机会的了。

    “呵呵,真的是有一些意思,一个个都是想要推卸一番,但是我认为赫拉卡斯陛下还是直接将人给杀了吧。他们都是已经变成了腐蚀这个国家的蛀虫了,要是还不杀的话,以后都是有可能会导致这个国家彻底衰败,这一件事情可以百分百肯定。”

    周玉楼很是肯定的话语,那是直接让赫拉卡斯沉默下来了。

    要是在之前,赫拉卡斯是不可能相信的,但是在这一刻他是直接相信这一件事情了。

    没有人可以避开这些东西。

    赫拉卡斯轻飘飘的说道:“全部都是关押起来吧,凡是朋党者,杀无赦。”

    “皇上不要可以啊,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是会天下大乱的啊。”

    “皇上,我们也是无辜的啊,我们什么样的事情都是没有做,我们连亲朋好友都是没有啊。”

    “求求皇上开恩啊。”

    很多人都是拼命喊道,但是他们的话语却是被赫拉卡斯充耳不闻了。

    有些东西大家都是明白的很了,要是这样都还不愿意改变的话,那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这不,在赫拉卡斯的面前,他们都是直接被人给拿下了。

    即使有可能会有一些人是被冤枉的,但是这个概率不大的了。

    每一个人都是被送到了天牢里面。

    这一刻代表这边的事情也是已经走到了疯狂。

    要么是直接涅槃重生,要么是直接崩溃的了。

    不可能还有第三条路,这即使天意一样的事情吧?

    苏陌也是看着赫拉卡斯说道:“皇上,这一件事情是已经做到这样的地步了,但是你确定要一直推行下去吗?要知道,这样也是很危险的吧?”

    苏陌可是很清楚,赫拉卡斯是一个有多么大心思的人,所以才是要这样提醒一番的了。

    “既然朕都是已经说的清清楚楚了,那也是不需要说什么样的情况,杀无赦就是了,谁敢坏朕的事情,朕就敢让他们一辈子没有机会做什么样的事情。”

    赫拉卡斯是一个冷酷的人,他也是已经不愿意回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