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掉了吗?”

    庄吾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抬起的手掌,随后摇头笑了笑,将zi-o骑士手表从时空驱动器上取下,结束了变身。

    [真麻烦啊……]

    [没有办法时停住本身就具有时间之力的对象。]

    [看来,相比起‘未来的我’那种无敌的样子,‘现在的我’还差得远呢。]

    “呦,战兔,龙我,好久不见……嘛,其实也没有多久啦。”

    将骑士手表装入兜中,庄吾对着桐生战兔和万丈龙我邀请道。

    “现在的话,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带你们去我家做客了……你们现在想必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吧?来吧,顺便让你们尝尝我叔公的手艺,我们边吃边谈。”

    战兔和龙我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现在,他们确实是有一堆的问题想要得到答案啊。

    尤其是那个蓝衣少年所说的那些话,对他们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见战兔和龙我答应,庄吾扭头向后,去看向沃兹的方向。

    然后,对这些人无比便利的移动方式忍不住无语了一下。

    “又消失了……嘛,算了,下次再说吧。”

    ……

    ……

    目送庄吾,桐生战兔,和万丈龙我离去的背影。

    沃兹从视觉死角的位置枴出,表情,很是复杂。

    就在刚刚,注视着那个无比可靠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些怀疑装甲内的那个人并不是尚未称王的年轻的魔王,而是50年后,那个背负了一切,也支撑起了一切的,真正的王者——逢魔时王!

    然而,正是这样的一位存在,却告诉他,让他做好心理准备,他对已经发生的未来很不满意,要改变它……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除了惊讶之外,就只剩好笑了。

    但是,

    现在。

    [年轻的魔王真的做不到吗?]

    他已经不那么的确定了……

    [假如现在年轻的魔王真的可以缔造出一个更好的未来的话,那么,未来的您……是不是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我的……魔王陛下啊……]

    沃兹打开手中的书,不知多少次的,从第一页开始,一行一行,一页一页的向后翻阅。

    “——我该怎么做?”

    ……

    ……

    “盖茨!等等!盖茨——!!”

    看着情绪爆炸,暴躁的寻找着庄吾的踪迹,仿佛随时都会暴起伤人一般的盖茨,月读再一次的挡到了他的身前。

    “你冷静一下!我觉得我们可以坐下来跟庄吾好好谈谈,我并不觉得现在的庄吾会变成我们所了解的那个逢魔时王。”

    “即使他已经获得了zi-o的力量?”

    愤怒的盖茨低声怒吼道。

    他想要像之前一样从旁侧绕开,但这一次,月读却紧紧抓住了他的双臂,让他无法绕走。

    盖茨强忍着要把月读强行推开的冲动,质问道。

    “——你到底凭什么觉得他不会变成我们认识的那个逢魔时王?就因为你救过他?然后他跟你说了几句甜言蜜语?让你觉得他喜欢你,所以会为了你改变自己的选择?”

    “月读!!”

    “醒醒吧!”

    “那个魔王是不可能,也不会为任何人改变自己的选择的!”

    “就算他真的喜欢你,那也只是在馋你的身子!”

    挣脱开因为发愣而放松力道的月读,盖茨渐行渐远。

    独留下月读软软的坐到了地上。

    “为什么……”

    一行委屈的清泪从眼眶滑落。

    “为什么要那么说?我明明,没有那样想过的……”

    ……

    ……

    “叔公,我回来了,今天多加两个人的碗筷哦,我带朋友来做客了。”

    “您好。”

    “您好。”

    “好,你们也好,来,我带你们进去……要茶吗?”

    正在修理一台收音机的常磐顺一郎见到庄吾以及跟在他身后的桐生战兔和万丈龙我后,从柜台后边走出招呼道。

    “不,水就行,我们自己来就好了,您忙,不用管我们。”

    战兔和龙我连忙说道。

    “那行,你们先坐,我有点儿事要先跟庄吾说说。”

    说着,常磐顺一郎拉着庄吾走到一旁,稍稍拉开一点餐厅拉门,对着里边趴在餐桌上明显处于伤心状态的月读说道。

    “——发生了什么?庄吾,你是不是欺负人家了?”

    “没有啊,我之前不是跑出去了吗?她大概是追错路了,并没有找到我,怎么会是我欺负了她呢?”

    庄吾一头雾水的表示这锅他不背。

    不过……

    “算了,我去安慰一下她好了。”

    庄吾笑着说完就要将拉门拉开进去……但又被常磐顺一郎给拉住了。

    “等等。”

    庄吾无语的看向自己的叔公。

    “???”

    “咳,那什么,在那之前,你先告诉我,你对里边那女孩儿到底是怎么想的?”

    常磐顺一郎问道。

    “嘿嘿,那还用说?”

    庄吾揽住叔公的肩膀,眯着眼睛笑了。

    “叔公你看,我今年也18岁了,马上就高中毕业了,却始终没有正正经经的谈过一次恋爱,这像话吗?嗯?”

    “不像……呵,谁让你之前只顾着锻炼,我记得还是有人给你写过情书的吧?”

    “嗨,别提了,那是人家玩国王游戏输了才写的,学校里的那群女生一直把我当规则的独裁者,暴君,怕死我了,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再说了,她们里边也没有特别漂亮的啊。”

    “这个就不一样了……”

    庄吾说着,虚指下背后的餐厅,竖了下大拇指。

    “又清纯,又漂亮,还有你看那双腿……不对,叔公你不许看!”

    “咳…咳咳!你这孩子……”

    本来一点儿奇怪想法都没有的常磐顺一郎被庄吾这突然来的一声给搞得差点儿没呛住。

    不过……

    “我说庄吾,你这不就是看上人家漂亮了吗?没有真的喜欢上你可别祸害人家啊。”

    “啧,我是那样的人吗?叔公,你可别看她长的娇弱,其实厉害着呢,练过的,懂吧?”

    “好吧好吧,你有分寸就好。说说吧,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

    [——今天?]

    说起这个时间,那可就有点儿乱了。

    从日历上讲,他们确实是从今天认识的,但若是从时间跨度上讲,那他们之间的缘分可就长了。

    [一个月前?]

    或者说……

    “起源于白垩纪,跨越过江户时代,直至半个世纪后的未来,我们之间的缘分都将会一直紧紧相连。”

    此乃实话。

    但在其他不知情的人听来就有点儿扯了。

    看到叔公快要用一种不认识他的眼神看他了,庄吾连忙结束话题,拍了拍他的肩膀,拉开了拉门。

    “好了,反正这事儿您就不要管了,相信我就好了……”

    这样说着,庄吾扭头,一张面无表情的漂亮脸蛋就正近在咫尺。

    庄吾:“……”

    他迅速扭头,便嘴角抽搐的看到叔公已经毫不犹豫的溜了。

    “——呃,那个,月读。”

    庄吾重新扭过脸来,无比尴尬的问道。

    “我能问一下,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听的吗?”

    月读冷笑一声说道:“你看那双腿?”

    庄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