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立即冲过去,把她给抱进怀里。

    “是狗,不怕,不怕……”

    “抱歉,我们家切米乱跑,吓到两位了。真对不起,对不起……”后面,追来一名年轻的男子,跑过来,一边抓住那只黑阿色、狼狗的狗链,一边道歉。

    “把狗管好,别在小区里乱串,要不然,就别养。”寒着俊脸,古斯警告对方。

    “抱歉,下次一定会注意。”年轻男子理亏,一个劲地道歉。

    古斯本来还想说什么,华羽晴从惊吓中回过神来,抬起头,拉着他的袖子。

    “好了,你别生气,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那个青年,听到华羽晴的话,再一次道歉,“抱歉,小姐。”

    古斯朝着青年冷冷地扫一眼,然后牵着华羽晴的手,继续往前走。

    走了几步,华羽晴开口道:“你刚才的语气真凶。”

    听到华羽晴的话,古斯的后背一僵,脚步也停了下来。

    “你怕我?”

    华羽晴听到古斯的话,一下愣住了。

    他怎么会这么问?

    正当她疑惑的时候,古斯握着她的手,松开了。

    “抱歉……”

    看到他往前走的背影,华羽晴只觉得心中一疼。

    她急急忙忙地道:“我没有怕你。”

    听到她的话,古斯的脚步停了下来。

    但并没有回头。

    华羽晴迈步走过去,握住他的手。

    自从他们离婚之后,这是华羽晴第一次,主动地握他的手。

    之前,每一次,都是古斯主动。

    甚至说,他总是被华羽晴拒绝了多次。

    华羽晴并不知道古斯的心思,她道:“我没有怕你,我刚才没说话,我是在想,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怕你?”

    “真的?”古斯看着华羽晴问。

    “真的。”华羽晴点头,然后反应过来,自己主动牵了古斯的手,便下意识地想要收回来。

    但古斯会让她收回去吗?

    当然不会啊。

    这可是他们离婚之后,华羽晴第一次主动牵他。

    之前,都是他厚着脸皮主动,然后被华羽晴拒绝,然后,又厚着脸皮贴上去。

    华羽晴挣扎了几下,没挣脱开。

    便索性不再挣扎了。

    两个人,并肩而行,走在静谧的小区道路上。

    路边的灯,把他们的背影拖得很长很长……

    第二天,华羽晴刚进进修班,温青便急急忙忙地冲过来,把她给拉出去。

    一直拉到楼梯间的角落里,才停下来。

    “怎么了?”华羽晴奇怪地问。

    “谣言传出来了。”温青说。

    “什么谣言?”华羽晴疑惑地问。

    “医院里的那个关于你的谣言。”温青回答。

    虽然温青没具体说,什么谣言。

    但华羽晴立即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怎么会传到医学院这边来?”

    温青道:“应该是那几个女人说出来的,她们一直都……有点看不惯你。”

    停顿了一下,温青问,“羽晴,要不然,我们找一下景医生吧?他能处理的。”

    “不用了。”华羽晴摇头。

    “那……”温青看向华羽晴。

    后者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没事的,清者自清。”

    上次谣言在医院飞起来,华羽晴一直躲在家里。

    甚至没有再去医院上班。

    这一次,她不想再这样了。

    温青张张嘴巴,想说什么。

    但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和华羽晴一起进进修教室。

    进修教室里,原本正议论纷纷地说着,华羽晴被人包养的事。

    看到华羽晴进来,都齐刷刷地用各种眼神看着她。

    华羽晴像是什么都没发现一样,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

    而那些人,见华羽晴这反应。

    一边瞄着她,一边低声议论着她。

    一直持续到,导师来上课,这种议论都没有停止。

    闻末,原本以为,这种谣言兴起,华羽晴会受影响。

    却没想到,华羽晴坐在座位上,脸色没有一点多余的表情。

    闻末当然不会就这么让华羽晴躲过了,他直接开口喊她的名字,“华羽晴。”

    华羽晴听到闻末喊她,立即从座位上起身。

    “导师。”

    “华羽晴,你有什么话和我说吗?”闻末问。

    “我没什么话和导师说。”华羽晴回答。

    “那么关于你包养是怎么回事?”闻末问。

    闻末的话音刚落,原本吵闹的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大家都齐齐地看向华羽晴。

    似乎,在等着华羽晴的回答。

    华羽晴脸上的表情不变,直接道:“不过是一个谣言罢了。”

    “谣言?听说,你之前在京都第一人民医院,就有这个消息传出来。”看着华羽晴这么轻飘飘的说,只是个谣言罢了。闻末的脸色阴沉得厉害。

    “这件事本来就是一个谣言,当初京都第一人民医院的人,都知道。”华羽晴的视线,在京都第一人民医院的那几个女医生的身上。

    那几个女医生收到她的视线,都心虚地把缩了缩瞳孔。

    华羽晴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然后对着闻末道:“还是说,闻导师,连我这种私事都要管?”

    这句话,把闻末给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只是一个导师,有什么资格管别人的谣言?

    闻末的脸色变了变,然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他道:“你的私事,我自然不会管。只是希望你的私事不会带到课堂上来。”

    “导师放心,肯定不会带到课堂上来。”华羽晴说。

    话都到这一步了,闻末也不好再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缠下去。

    只是在心底盘算着,谣言只是在进修班里传,力道不够。

    要让谣言传遍整个医学院。

    那样,华羽晴就算不想走,也得走了。

    他却没想到,最后走的不是华羽晴,而是他……

    虽然说,谣言的事,华羽晴一件件给闻末解释了。

    但她的心情依旧不是太好。

    中午回去的时候,她的脸色都是不好看的。

    古斯自然是注意到了,“怎么了?”

    “没事。”华羽晴自然不会告诉古斯谣言在进修班里流传的事。

    要知道,之前,谣言在京都第一人民医院兴起的时候,她是满怀期待地找古斯的。

    结果,当时古斯正在M国照顾出了心理问题的小宝贝。

    她当时所有的期待,在等待中,一点一点的磨灭。

    那个时候,都是如此。

    而更何况,现在,她和古斯之间,已经离婚了。

    华羽晴却不知道,当时,古斯回来后,为了她那个谣言,把刘媛整得极其的悲惨。

    而京都第一人民医院,当初,也是因为他的压力,才不再传她的那个谣言的。

    古斯可不相信华羽晴说没事。

    当然,他也没继续问华羽晴。

    只是在华羽晴午睡之后,打电话给张恒,让他去查华羽晴是发生了什么事。

    张恒是在晚餐的时候,把电话打过来的。

    他一边给华羽晴夹菜,一边从兜里把手机摸出来。

    直接滑动手机接听。

    “古少,查出来了,是和少夫人一起在医学院上课的,京都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但他们是有其他人指示的。”

    “什么人?”听到张恒的话,古斯的脸色阴沉得厉害,声音也抬高八度。

    对面的华羽晴惊地抬起头,看向他,“发生什么事了?”

    古斯这才反应过来,这个电话不适合让华羽晴知道。

    他赶紧收起阴沉的脸,对着华羽晴道:“你先吃,我去接个电话。”

    然后,就急急忙忙地起了身,去了阳台。

    华羽晴觉得古斯很奇怪。

    因为在她的印象中,他很少发怒成这样。

    所以,她想了想之后。

    放下筷子,跟了上去。